国产极品

如何看待明星穿过的戏服被搬上拍卖平台,网店也推出明星同款,数千元的明星戏服是收割粉丝还是创意经济

《山河令》们开启剧服新经济,一出好戏!“虽然剧还没演完,但剧里的戏服给我留下了很长的回味。”这不仅是很多观众的心声,也是一个新的商机。

随着影视剧投资的不断增加,制片方也越来越努力“好看”。剧情好不好我不敢保证,但至少可以保证在服装、妆容、道具上“好看”。

“制作精美的古装价格很容易超过一万甚至更高,这直接关系到影视剧的投资量。”《觉醒年代》等热播剧宣传员方俊、传媒副董事长兼CEO李俊在接受每一位记者采访时都指出,与现代影视剧相比,古装、奇幻作品在服务上的投入尤为突出。

如《天生长歌》《商鞅赋》《大宋公词》等。,他们不遗余力地为道服务,斥巨资邀请等顶级大师为主角量身定做华丽的戏服,往往一人达数十套戏服,价值不菲。之前有制片人抱怨,演员成本下降,服装成本上升。

目前,从拍卖平台、视频网站到剧组,古装业务已经启动,但争议也随之而来。漂亮的服装在哪里?高价购买服装的人是谁?《琉璃》因戏服被高价卖出,被网友怒斥为“丑到不能吃”。这是收割粉丝还是创意经济?这个小众市场背后有很多文章。

你投入几百万,我砸几百万。

走上这条路,开始一场“军备竞赛”。

《觉醒时代》打破了这个循环。

这部讲述百年前革命先行者奋斗之路的历史剧,在年轻人中吸引了无数粉丝。在视频网站的弹幕中,“震撼”、“我们国人的自强”、“为年轻人做好事”、“眼里有泪”成了高频词。

为了还原历史场景,剧组做了很多“愚蠢的努力”。总制片人刘国华说,《觉醒时代》在制作前后制作了10500套衣服。"张永新导演对剧中服装的关注已经达到了专业水平。"在该剧的幕后纪录片中,服装导演银燕说:“比如长辛店的工人葛树贵,需要一种特别破旧的感觉,工作人员会用砂纸手工磨旧。”

“那些衣服,哪怕是一个扣子,都很真实,花了很大力气。”李俊告诉每一位记者:“纽扣、领口和袖口都很精致。于和伟的衣服,我不认为现在穿它们对我不利。”

十多年来,影视行业服装投资的变化,给服装设计师兼制作人张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电视剧服装的变化是波浪式的。你去看看老版本的《红楼梦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武则天》。几十年前制作的服装都非常精致,符合历史和人物的要求。但后来就走下坡路了,没那么复杂了。从《战争与美丽》开始,就开始关注古装。皇宫里的后妃们的《如意宫里的皇家爱情》和《颜夕宫的故事》把服装的精致程度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”张斌告诉每一位记者。

因为在戏剧服装设计领域很有名气,张斌也在一些影视剧的服装制作中被发现。电视剧服装的制作时间紧,任务重,与传统戏剧服装的节奏有很大不同。比如郑宇出品的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,张斌团队做了100多套衣服,为这部剧借了100多套。“安德鲁穿的一套戏服,大概是十几个绣花妈妈日夜操劳,手工缝制的,花了两个多月。”张斌告诉每一位记者。

一部剧,专业定制100套戏服,从其巨大的投入就可以看出。“仅从净成本来看,一套服装的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。”张斌告诉每一位记者,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中的100多套戏服是由50多位刺绣妈妈手工缝制了5个月。

“原材料的价格每年都在上涨。更让人苦恼的是,事情没有以前那么好了。比如有一种清代手工金线,现在买不到了。这个东西可能是中国少数人做的。慢慢地,很多工艺品都丢失了。”张斌遗憾地说。

在大IP、高投入的古装剧盛行时期,“服饰文化”的投入甚至变成了“军备竞赛”。“投资几千万拍古装剧很常见。”一位影视制作人告诉每一位记者,“仅仅邀请著名艺术家设计就要花费数百万。”

花这么多钱买服装值得吗?一位影视投资人直言:“关键是看作品。”“你现在愿意反复看多少部剧?虽然有些剧是我投的,也是大IP和知名流量明星的玄幻剧,在服务路上也花了不少钱,但是看一次也是浪费时间。优秀的戏服可以为好剧锦上添花,却无法挽救‘烂剧’的命运。”

借助资本,电视剧服饰的制作吸引了众多参与者。据《七宝》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5月26日,全国与影视服装/表演服装/服装相关的企业有7208家,但被注销或撤销的企业多达4251家。可见这个行业竞争激烈,近六成企业已经消亡。

每经记者发现,近10年来,虽然行业发展迅速,从2011年的1000多家发展到如今的7000多家,但自2018年影视寒冬以来,行业增速开始放缓。2021年出现了逆势增长。今年5个月,死亡企业达到354家,超过新增的191家。

高成本戏服去哪了?高成本服装在哪里?

大部分躺在仓库里,化为灰烬。

让人落泪的是,这些投入巨资定制的戏服,往往在影视剧拍完之后就消失了,他们的生命似乎就此终结。据每一位记者了解,在很多大型影视剧中,普通配角的戏服一般都是租来的,而为主演量身定做的戏服基本都是一次性使用,很难“重见天日”。

“戏服、玄幻等影视剧往往都有一定的时代背景,造型师为主角定制的戏服在其他剧中也很难使用。如果细心的粉丝发现有‘二次使用’的情况,剧组可能会被质疑‘粗心大意’,从而影响整部作品的质量。”一位曾参与创作《山河令》等热门电视剧的业内资深人士在接受每一位记者采访时指出,很多服装在电视剧拍完之后并没有很好的出路。“大部分落在黑暗的仓库里。”

另一方面,戏服属于剧组的资产,拍摄完成后不能私自处置,应由平台或版权方清点回收,避免资产流失。“如果你不想把它放在仓库里,你可以租它,也可以卖它。此前,业内常见的处理方式是:租给其他剧组,在后续使用中处理,再卖给市场上专门做二手道具的供应商。”上述老兵告诉每一位记者,二手服装的价格很低,远远落后于之前请知名设计师或造型师定制的费用。

往往是实力强大的影视团队能够储存和保管服装道具。

“我们为《彬彬不是海棠红》做的戏服,用后属于正队。他基本上为他正在制作的每一部戏剧回收服装和道具。他们有一个5层的房子,专门存放每部剧的服装和道具。”张斌说:“我觉得只要保存得好,就不可惜。如果保存得不好,就被打碎,被淹,或者被当作垃圾处理,我觉得很可惜。因为这些衣服都是有着几十年刺绣经验的刺绣妈妈缝制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传统工艺可以说少了一件。”

放眼香港,老牌影视制作公司TVB,一件衣服在不同的剧组里传来传去,一度被观众戏称为“抠门”。

每一位记者在访问TVB时都曾看到一个巨大的大衣仓库。从古代服饰到现代,各种服饰都分门别类保存,温度、湿度都控制在合理范围内,有详细的指标。在仓库里,服装部门的工作人员专注于裁剪或缝纫,一切就像一个微型服装厂。

用保鲜膜做瀑布、一套服装几部剧轮着用……这种出了名的节俭,让一些TVB古装剧在当下看来显得粗糙和出戏。但正是这种自给自足的运作体系,能抵御外界冲击,让TVB在几十年中过得平稳而充裕。用保鲜膜依次做瀑布、一套衣服、几部剧……这种著名的节俭,让一些TVB古装剧显得粗糙,目前还在演。然而,正是这种自给自足的运营体系,才能够抵御外部冲击,让TVB几十年来过着稳定富足的生活。

旧服装有不同的命运。

有些以天价出售,有些则无人问津。

一次性高成本服装也是空白色商机。

双鱼座合集里挂着一句话,“收集光影,收集时间”。在王冰和他的搭档赵萌看来,作为影视收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戏剧服饰自然有这样的收藏价值。

“我们一个是编剧,一个是导演。我们非常清楚这些影视服饰的艺术性和价值,也知道它们拍摄后的命运。制作公司白白扔掉,很难回收,但粉丝却没有办法收集。所以在2016年,我们决定成为他们之间的桥梁。”王冰告诉每一位记者,“首先要与项目版权方,通常是制作方,签订代理拍卖协议,充分代表项目的道具(和服装)拍卖业务。作为拍卖公司,我们收取代理佣金,佣金比例取决于项目的具体业务范围。”

双鱼座系列成立于2016年4月,由“零零后”戏剧古装爱好者景宜发现。“关晓彤在《九州天空城》里穿的蓝色裙子是手工做的,很漂亮。花了3000元买的。当时平台刚开始运营,人气不高,最后没人出价直接买下。后来我在二手平台上以8000多元的价格卖出,相当于投资价值。”

收藏十多套服装,景宜一直觉得收藏服装是小众爱好。即使是现在,她也没有参加过“高价服装”的拍卖。“我最近从关晓彤穿的一件古装开始,花了6500元。我觉得这件衣服的成本肯定超过了进价,因为面料是丝绸的,刺绣也是用金银手工绣的,所以成本肯定很高。”

直到今年,《山河令》剧服拍出“天价”,才让公众关注到这个细分领域。直到今年,凌的戏服才被高价卖出,这让大众对这一细分领域产生了关注。

4月7日,优酷在网上发布了星和周子舒在陵的戏服。仅仅过了半天,就被粉丝从1元开始拍卖,价格分别是22万和10万。

然而,每次有记者发现,热播剧的服饰并不总是延续《山河令》的火热。相比于文科兴和周子舒的戏服被粉丝高价卖出,“思腾”的戏服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。经过7个小时的发售,这部剧的孤儿戏服最高价为“思腾蓝旗袍”,粉丝给出的拍卖价为1401元。

“这件古装在拍卖会上的价格并不取决于它的成本,而是取决于这部剧是否是一场爆炸。如果剧很热,那么剧中服装的价格会更高。”当一位深耕行业20多年的编剧和每一位记者聊起热门剧服拍卖双日的情况时,他说,在国外,剧服拍卖是很常见的。“海外剧组会先举办服装展,展后再进行拍卖,甚至会制作一些复制品长期出售,但在国内还没有形成产业。”

探索戏剧服务后的产业链。

收获粉丝还是创意经济?

在准粉丝经济的浪潮中,影视剧中的服饰找到了拍卖赚钱的模式,但也受到了质疑。

《刘力》因戏服被高价卖出,遭到网友愤怒声讨:“打着演员和明星的旗号吃饭,引导粉丝赚钱,太难看了”。

据服装收藏家景宜介绍,“高价服装”是粉丝效应造成的极其偶然和罕见的情况。“如果把《陈情令》艺博和肖肖恩的戏服拿出来拍卖,肯定会是天价,因为肯定会有这么多粉丝参与拍卖。”但是,大部分服装都卖不出这么高的价格,因为和粉丝相比,真正的服装粉丝并没有那么多,也没有那么疯狂。

与孤儿服饰的最终拍卖相比,资本更注重长期价值的挖掘。据每一位记者观察,优酷平台曾尝试开设网店,将为剧中演员量身定制的服装版权开放,为消费者定制,收费不便宜。

通过查询优酷网上店,每经记者发现,截至5月20日,店内销量最高的服饰是“斯汀的复古短袖领连衣裙,同价569 ~599元”,已有48人购买。“思腾同款高定绿披肩”“柯文兴绅士白西装”“何山周玲紫舒同款娃娃领西装”售价高达2899元,都被粉丝买走了。

“我们卖的是IP的变现能力,同样的模式是你看中的设计。我们也在建立同样模式的供应链。当你能为粉丝提供越来越多的高品质产品,商业模式就出来了。”优酷资产管理业务负责人汪秀娟在接受每一位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向粉丝拍卖服装的行业才刚刚起步,大家意见不一也是正常的。一些没有抓拍的粉丝会有不同的想法。毕竟拍卖会是由出价最高的人赢得的,所以粉丝的心理也需要一个引导和合理化的过程。”对此,一位曾参演过多部古装剧、玄幻剧的行业名人告诉每一位记者,这个市场不应该被过度批评。“热播电视剧服饰的拍卖和后续定制服饰的开发延续了服饰的生命力,积极意义大于消极意义。”

李俊非常看好“后服装产业链”的发展。他认为:“这导致了除了影视剧之外,行业出现了新的商业链条,文化产业链出现了新的环节。”

“整个影视产业链越来越完善和丰富。服装的二次开发也是环节之一。如果开放,会拓宽行业的商业空空间,给片方带来一些利润。拍摄这部剧,或许第一轮发行不一定能赚到大钱,但走红之后,戏服还是可以做一些延伸销售的。这种商业化发展能够持续带来利润,是一种良性循环,对影视行业的发展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。救命啊。”

记者手记|剧服第二次开发刚刚开始。

一切都可以在云端,让曾经躺在仓库里灰飞烟灭的老戏服打开了新的商机。

无论是电视剧服装的拍卖,还是当下火热的定制,都为那些制作精良、价格不菲的服装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。

目前关于“高价服装拍卖收割粉丝”的讨论很多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并不是所有的服饰都能像《山河令》一样。在市场上,拍高价服装只是昙花一现。从整个影视环境来看,只有几部爆款剧才能吸引大量粉丝,用真金白银为戏服买单。

随着影视全产业链的完善,戏剧服务二次开发产生的戏剧服务经济大有可为。正如李俊所说,服饰在国内影视剧中的二次开发尚未形成趋势。“如果我们真的能把产业链做大做强,那么经典服饰就有望量产,作为一种服饰来销售。”

隐藏在旧服装中的新商机已经悄然打开。但是,如何大批量、长期生产粉丝喜欢、愿意付费的原创服装,从而延伸服装的经济性,是从业者应该认真思考和创新的。

记者:丁。

编辑:董。

视觉:蔡。

排版:董。

如需转载,请联系国家商报。

未经国家商报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国产欧美精品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